創作還是惡搞:戲仿作品、版權糾紛與合法爭議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隨著網絡的盛行,政府於2006 年開始就數碼環境中的版權保護,考慮修改現行的香港版權條例。經過六年的研討,政府於前年向立法會提出《2011 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但由於當時立法會換屆在即,加上市民對於修訂案的認識不深、存有不少憂慮,擔心是政府為了收緊言論自由而拋出的政治工具。最後,草案未能於上年的立法年度通過。今年,政府就上年對戲仿作品的爭議部分作出四個月諮詢,諮詢期至十一月十五日。

【頭條圖片來源:Antony Dickson/AFP】


政府今次就戲仿作品提出三個建議方案,亦安排多場諮詢會。誠然,政府比上年推出修訂案時釋出更大誠意,但民間團體對今次政府提出的方案仍存有不少疑慮。其實二次創作在民間已成為市民對政黨、政治人物以至政府渲泄不滿的重要工具,於遊行隊伍甚或網絡上都不難發現市民改圖或改歌以達到諷刺之效。版權條例的修訂不但將有可能直接影響市民於網絡世界的活動,更有機會堵塞市民表達意見的自由渠道。因此上年無論於民間還是議會,皆有不少對修訂案的爭議。政府對戲仿作品的修訂,在成功堵截網上大規模的商業侵權行為同時,又會否變相影響了香港的言論自由。儘管這在現在還是未知知數,但相信修訂將會引起各界關注。

港報今期訪問了知識產權署副署長梁家麗、國際唱片業協會( 香港會) 總裁馮添枝、二次創作權關注組成員、著名創作人周博賢、立法會議員莫乃光和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畢兆豐(Mr. Steven Birt),集合各方持份者對在版權法下如何看待戲仿作品的意見。

《2011 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稱:條例草案2011)未能於上屆立法會通過後,政府於今年七月再次抽出備受爭議的戲仿作品向市民作出公眾諮詢。知識產權署副署長家麗表示,隨著經濟、科技和文化的發展,政府會對版權條例定期作出適當的修改,上年推出的條例草案2011並沒有什麼針對戲仿作品的條文:「上年的法案委員會聽到市民對戲仿作品或當時稱為二次創作有關注。他們擔心新的傳播權影響了他們日常的網絡行為。」當時的法案委員會支持條例草案2011,但亦建議政府若草案通過後,要因著版權法怎樣處理戲仿作品而做公眾諮詢。最終由於立法會議員黃毓民、陳偉業、梁國雄等於去年五月在立法會發動「拉布戰」,版權修訂條例未能在立法會休會期前審議。雖然草案未能恢復二讀,但政府清楚若要為版權法作出修訂,就戲仿作品諮詢公眾是不可缺少的一步。梁家麗坦言希望今次處理完戲仿作品的問題後,能再將條例草案2011呈交立法會:「其他的建議草案已從2006 年開始作出諮詢,而且已獲法案委員會通過,所以我們都覺得有修改條例的需要。」

知識產權署副署長梁家麗於訪問中釐清了兩個市民經常提出的問題:政府會否繞過版權人執法和分享連結的行為是否構成侵犯版權。

提供框架:建議三方案
根據是次戲仿作品的諮詢文件,建議方案中包括「戲仿作品」、「諷刺作品」、「滑稽作品」和「模仿作品」等四類創作作品,另外推出三個建議,方案一是澄清現時《版權條例》的相關刑事條文。於此方案下,法例會強調法庭在審裁時,將考慮有關侵權行為是否對版權擁有人造成「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對於有人認為「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一詞太模糊,梁家麗表示訂定這個準則是基於世貿所指出的商業規模:「因為版權作品的價值和每種分發模式的後果均不同,商業規模難以量化。所以我們再寫了三個因素供法庭參考,如該作品的性質、分發的方式和規模以及分發的侵權複製品是否構成原作品的替代品;而方案二則建議對戲仿作品提供刑事豁免,但作品要符合訂明的刑事豁免條件;方案三則參考澳洲和加拿大法案,提供公平處理的版權條例,如分發的戲仿作品屬公平處理,則不屬侵犯版權,不會招致民事和刑事的責任。 至於某項處理是否公平, 則須視乎個別事件的整體情況而定,並可能最終須由法庭作出決定。

法例中訂明法庭須考慮有關個案的整體情況,並特別考慮--

﹙一﹚該項處理的目的及性質
﹙二﹚原作品的性質
﹙三﹚原作品被處理的部分所佔的數量和實質份量
﹙四﹚該項處理對原作品的潛在市場或價值的影響

上年,民間有聲音擔心政府推出方案後,會借機作出政治檢控。對於政府有可能會繞過版權人執法一說,梁家麗澄清政府的目標只是希望打擊網上大規模的侵權行為,並表明只有在版權擁有人追究該行為的情況下,執法機關才有理由考慮進一步的工作。另外,梁亦解釋就分享戲仿作品連結的刑責問題,她表示只要分享連結者本人沒有分發侵權複製品或沒有對連結的內容作出任何貢獻,純粹分享連結行為並不構成侵犯版權。

梁家麗知識產權署副署長梁家麗澄清政府的目標只是希望打擊網上大規模的侵權行為。

包底式的第四方案

周博賢:「二次創作人做創作的時候,最怕的未必是最終的結果(是否有刑責),而是那個過程。民事責任都已經好麻煩,刑事就更加係。這些的擔心已經足以去製造寒蟬效應。他們於創作的時候,已經有所顧忌,這種不清晰性已影響到言論自由。因此,我個人比較支持第四方案。」

雖然局方已經向外界作出三個不同的建議,而且已釐清了部份對版權修訂的誤解,但民間對今次就戲仿作出諮詢仍持有不同的意見,認為提出的三個方案未能釋除市民的疑慮。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的法律顧問蔡騏則表示網上二次創作的形式和目的其實有很多。除了戲仿之外,今次的建議修訂方案未能全面保障現在於網絡上流行、非牟利的二創活動,如電影或電視截圖、網上直播遊戲,「因此我們建議第四方案,令更多非牟利的二次創作都可以包含在內。」雖然關注組在接受訪問時仍為第四方案進行修改,但第四方案大致主要參考加拿大剛於去年通過的《版權現代化法案》(又名C-11法案)。在第四方案下,除了對戲仿作品提供公平處理的版權豁免外,另有一個受爭議的條款:為「非商業性質的個人衍生版權作品(UGC)」訂定版權豁免,即非牟利的個人衍生作品均獲豁免民事及刑事責任。但同時附有某些訂明條件,例如二創人需確認原作品為原裝正版,以及不會對原作品造成「財務的重大負面影響」。加拿大值得參考的原因是她是唯一一個國家訂立UGC豁免制度,而且蔡騏表示UGC 豁免能單獨存在。即使將其納入版權條例,亦不需對現有版權法作出太大修改。對比起加拿大的訂明條件,關注組所提出的劃界較寬,如修改了加拿大要求二創作品對原作品的「利用或潛在利用或潛在市場」沒有造成「財務或其他方面的重大負面影響」的條款。

蔡騏解釋:「建議是希望提供一個更廣闊、包底式的保障給市民。對於第四方案,政府雖然表示抱開放態度。但有政黨透露政府曾約見他們,講解UGC 不可行之處,然後希望議員對UGC投反對的一票。我只希望政府先納入考慮,而不是完全把它否決。我們可以之後再作修訂。」

易墮法網?
蔡再次提到現在很多市民生活上在做的事,已可能跌入侵權界線。如果政府只就戲仿豁免,對網民和版權業界的保障都未夠全面,「美國曾有位媽媽將一段自己十八個月大的兒子伴著Prince的歌曲《Let’s Go Crazy》跳舞的視頻上傳到網上視頻平台,該歌曲的版權持有人環球唱片集團認為視頻侵犯了他們的版權。此案引起很大爭議,最後,法庭判了視頻為公平使用版權作品,不算侵權。」 另外,關注組成員杜夫表示:「政府雖然已作出證清,表明不會繞過版權人執法,但如果版權持有人是一些政黨、政治人物甚或政府擁有的話,會帶來很大的白色恐怖。到時,網民無可能再做政治的諷刺。」的而且確,戲仿作品的原版權持有人經常都是政府或政黨高層,但如果政府以戲仿作品有否取代原作品市場或為原作品帶來經濟損失為衡量準則的話,網民被檢控的機會其實比較微。

可是,對於三個方案有可能控制言論自由的關注,亦非亳無根據。擁律師牌照的著名創作人周博賢支持政府因應上年的經驗作出諮詢,並推出建議方案。但他表示政府的第一和第二方案未能足以釋除民間創作人的疑慮。作為一個創作人,周認為第三個方案的公平處理比較像樣和可取。但還有一個隱憂,方案三中作品要被定性為戲仿,但事實上很難為戲仿作品下一個定義。很多時候始終要上法庭,由法官判決。周博賢擔心政府方案變相收窄言論自由,「二次創作人做創作的時候,最怕的未必是最終的結果(是否有刑責),而是那個過程。民事責任都已經好麻煩,刑事就更加係。這些的擔心已經足以去製造寒蟬效應。他們於創作的時候,已經有所顧忌,這種不清淅性已影響到言論自由。因此,我個人比較支持第四方案。」

爭議性的第四方案
對於為「非商業性質的個人衍生版權作品」訂定版權豁免,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總裁馮添枝表示這個條例於國際間仍有頗大爭議 。他批評相關的訂明條件亦不切實際,以至可能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所規定的三步檢驗標準,「反盜版的法例不可以因為二創作品而失效」。此外, 容許中介人或社交平台藉發布使用者製作內容獲得利益, 但原作品的創作人卻沒有獲得任何報酬或特許費用,並不公平,「既然這個條例備受爭議,就不應該因為它而把版權法修訂繼續拖延,這對香港會造成好大傷害,包括執法能力、能否與其它國家接軌,並吸引國際投資者。」

就著對戲仿作品的修訂,馮表示版權持有人尊重任何創作都是創作。但原創人應享受所有版權賦予的權力。 對於二次創作人的第四方案建議,馮不敢苟同,「如果網民把版權法弄壞了,將來他們或他們的子女希望入版權工業的時候,已無利可圖,何以為生?適當修訂版權法能維護創意工業,保護創作發表權,為版權人保持一個合理的回報,網民要求有人權,那麼創作人的人權呢?」不過,他亦表示改編者如果不是做業務或有商業的用途,是可以得到豁免的,因此,國際唱片業協會( 香港會) 支持政府提出的第一和三的建議方案。

馮添枝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總裁馮添枝希望政府盡快修訂香港的版權條例,追上國際步伐。

違反世界貿易組織協議?
周博賢表示知道業界對為「非商業性質的個人衍生版權作品(UGC)」訂定版權豁免有爭議,「若有人覺得豁免後,社交平台能從中收益是不公平的話,其實這個問題於戲仿作品也有機會發生,這未必是最大反駁UGC的原因。反而如果政府怕條例違反世貿的三步檢驗標準,那便應該研究怎樣去介定商業性的情況和行為。 我都曾經就此事問過政府當局,當時得到的回覆是要視乎上載者的主觀意圖。當政府將來需要立法時,要介定得比較清楚。」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則認為有必要為戲仿修定版權條例,這能為版權人和二次創作人作出保障。莫對於現有的四個方案都保持觀望的態度,並表示政府應納入第四方案一概討論,「我現在的立場依然覺得第四方案可以討論,應該充分考慮。政府其實先不需要理會世貿會否投訴的問題。但若果大家有什麼具體情況,認為不可行,就應該提出來。例如說方案未必能通過世貿,便要清楚列明有什麼問題。」

需釐清界線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畢兆豐:「政府於立法時應釐清『戲仿作品』是否包含『諷刺作品』、『滑稽作品』和『模仿作品』。雖然這四個類別很相近,但意思不盡相同。」

就著這個戲仿的修訂案,本報亦訪問了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的畢兆豐(Mr. Steven Birt)。畢表示香港現有的健全法律符合了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亦充分保護版權持有人的利益。對於政府提出的三個方案,畢表示第一個方案中提到的「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是一個可行的建議。而方案二由於要交由法庭全權決定作品是否戲仿作品,未能得到網民的同意。方案三則會為戲仿作品帶來最大的彈性,但畢兆豐提醒政府於立法時應釐清「戲仿作品」是否包含「諷刺作品」、「滑稽作品」和「模仿作品」。雖然這四個類別很相近,但意思不盡相同。澳洲和加拿大的法律就「戲仿作品」和「諷刺作品」提供公平處理的版權豁免;而英國正在審議的公平處理條例則傾向只包括「滑稽作品」和「諷刺作品」。

由於今次的版權修訂涉及日常互聯網使用的行為,自然吸引不少關注。政府亦知其重要性,設立四個月的公眾諮詢期,並多次派員出席相關的座談會。

Steven Birt擁有豐富處理版權經驗的畢兆豐表示政府需釐清「戲仿作品」是否包含「諷刺作品」、「滑稽作品」和「模仿作品」。 

集合意見,平衡各方權益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成員杜夫表示民間組織希望為市民爭取更強的保障;而版權持有人則盡量爭取收窄法例,為二創人的利益上設限,至於政府今次的角色是處於版權人跟網民和民間組織之間:「如果說政府今次沒有聽取意見並不準確,因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秘書長黃福來和知識產權署的職員都出席了大大小小的諮詢會,而且基本上是逢叫必到。我覺得比起在上的局長、司局長,已經很好。」 而莫乃光則表示版權人、網民和政府之間的分歧確實比上一年縮窄了。上一次換屆在即,再加上拉布進行當中,各自為政,分歧的確很大。莫提到上年的情況:「版權業界當初是站於方案一的立場。到六月政府表示不夠時間,版權業界表示方案二也可接受;至於,網民上年則表示什麼都不要改,到今天提出方案四。」他期望政府能盡快修訂香港的版權條例。

政府方面派員出來聆聽,但周博賢就此未感樂觀,擔心他們能否如實地把意見反映給司局長級的官員,而最高的決策單位又是否真的會接受意見。版權團體表示本月十四號會提出所謂的第五方案,但周表示於多次的會面仍未得到方案五的實際框架。他感覺到商界或能明白創作人的憂慮,但將推出的方案五會否比局方的更開放,還言之尚早。另外,政府透露有意在解決針對戲仿的修訂後,便再次向立法會提出條例草案2011。但周博賢表示社會對草案中的其他條款還有很多聲音。如安全港中提到的《實務守則》,當中有一個受爭議的「通知及移除」制度。網民對這個機制有所抗拒因不滿作品即使未經「定罪」便輕易被移除。周博賢擔心過急的立法會適得其反,「如果政府貿貿然把草案放上去,只會引起立法會的又一番角力。既然政府代表黃褔來亦表示政府沒有一個很急的時間表要去完成立法。何不一併對上次草案中有爭議的地方作出諮詢?」

經過多年的研討,政府、版權持有人和各方持份者對版權修訂的努力,不可抹殺。隨著不斷轉變的網絡環境,政府實有需要趕上時代的步伐,對版權法作出明文修訂。此舉一來能打擊網上的不法侵權行為,保護版權持有人應有的利益;同時亦能保障網民,令其清楚法定界限。但對於一些受爭議的修訂,政府應作出適當的諮詢,不能急就章,否則只會令現今弱勢政府將來出現更大的管治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