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領事論民主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德國駐港澳總領事蘭布斯多夫Nikolaus Graf Lambsdorff談及香港普選。【圖片來源:Chris Lusher】


(English original: Nikolaus Graf Lambsdorff on Democracy)

「我們對普選的解讀是每位市民都可以投票,而且擁有參選權。」

德國駐港澳總領事蘭布斯多夫Nikolaus Graf Lambsdorff (編按: Graf 在中文有伯爵之意) 在政治的煉獄中長大。他父親在他越洋去美國的時候,才剛被選進德國聯邦議院。蘭布斯多夫的遠親叔叔-Wladimir Nikolajewitsch Graf Lambsdorff 曾是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外交大臣。

他的另一个叔叔-Hagen von der Wenge Graf Lambsdorff 過去為駐捷克及拉脫維亞領事。

還有一名更年輕的遠親-Alexender Sebastian Léonce von der Wenge Graf Lambsdorff 也是個外交官,亦是歐洲議會過去十年的直選議員。蘭布斯多夫亦曾在肯亞、利比亞、孟加拉及幾內亞為歐盟監察當地的選舉。顯然易見,家族團聚成為遙不可及的 事。

這位駐港澳的德國總領事在他的仕途之初到了愛沙尼亞。那裡正值舉行後蘇聯時代的首次選舉。「我上了第一堂『 有關民主』的課。」他說。「 政客互相攻擊對方……當然,這正體驗了民主的生動性及其存在性。」

這位在香港的蘭布斯多夫家族成員勇於身陷險境。他放棄了在華盛頓的一份優差,轉而前往前南斯拉夫一個不為人知及危險的城鎮-布爾奇科 (Brčko)。那時候戰爭剛剛止息。「在華盛頓生活了三年半後,我嘗試尋找新的機會……這可能是外交人員的天性吧!」

在這危險的地區,建立和平成為至關重要的工作。在戰後不久,北約及歐盟的維和部隊終在該區架起了防衛陣線,令當地居民能重返家園,民主亦再次在當地盛行。

「在波士尼亞,我學到了選舉其實並不太重要。這個說法乍聽之下好像很不民主,但這正是我從這些危機處理.預防和練習中學會其中最重要的一課。優次順序是:安全和保安,再來才是選舉。甚至應在經濟有一定的起色後才進行準備充足的選舉。」

「如果你以美國人的思維 ( 他的確這樣說 ) 去理解-正如我們在波士尼亞所做-當你有了一個籌備良好的民主選舉,你就能實現和得到了民主。請再想想。」蘭布斯多夫的言行令本報感到他所學到的一切必經歷了一番煎熬。

他在摩爾多瓦的經驗令他領悟到德國的協調方法在其他國家亦管用。

吸引柏林目光的香港

作為德國駐港澳總領事,蘭布斯多夫表示香港很獨特。因為香港的德國領事不只可以作政治匯報,這更是他們其中一項必要任務。其他領事並不能作此類匯報,因為通常只有大使才有權執行。

那麼匯報的內容是什麼?「若匯報香港的普選,有可能把柏林的人悶壞。我傾向不著墨於對香港人很重要、但其他世人卻不太關心的事情。」

他是一個經驗豐富的現實主義者。這種性格令他知道自己有什麼是可以做、有什麼是應該做。他很留意香港,清楚香港的特別之處。

「香港是一個很開放的社會。這裡擁有高度自由的媒體,是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媲美的。正正是這個原因, 不少人也選擇在香港舉行會議。當中會邀請來自北京的人。而這些北京人的說話方式會突然跟他們在北京時截然不同。所以,在香港,你可以跟很多有趣的人交談。」

『不少人都曾經聽過我對香港的看法,「為什麼斯諾登會選擇來香港?」我相信是我剛剛所說的原因。有人跟斯諾登提起:「香港很安全,儘管中國其餘的部份不一定是。」』

他如其他在香港的領事般奮鬥,希望將政治的議題,包括普選,帶回在德國的政治家。

普選:很重要

「我認為普選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因此我很關心。香港普選對德國人來說,比他們想像中的更重要。不單單是因為我們支持在世界任何地方舉行普選,更因為普選與歐洲人已違忘了的「一國兩制 」息息相關。」

『 有在柏林的德國人問我:「 一國兩制?那是什麼來的?」』

「對我來說,怎樣得到普選並不重要。結果才是最關鍵-要落實普選。每個人,不論男女,都可以投票。」

「在德國,我們分開投票權和參選權。擁有參選權表示你可以成為候選人。我們對普選的解讀是每位市民都可以投票,而且擁有參選權。」

「這才是真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