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利是:公務員前景透視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前特首曾蔭權曾經表示:「公務員隊伍是香港安定繁榮的支柱,也是香港賴以成功的重要資產之一。」香港公務員曾被視為鐵飯碗,既隱定而且「人工高,福利好」, 令不少大學畢業生趨之若鶩;同時亦有不少有志為香港服務的人加入公務員隊伍。可惜時移勢易,加上制度改變, 令公務員的吸引度增添變數。而社會最近亦就應否延遲公務員退休年齡作出討論。港報今期訪問了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 行政會議召集人兼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林煥光、曾任首長級公務員離職就業檢討委員會成員的余若薇、香港退休公務員會有限公司主席陳文超先生和香港康樂事務職員總工會主席張兆榮先生以探討香港公務員隊伍的現行體制,和未來數年的發展路向。

前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認為難以客觀評論公務員的士氣,但就近期政策出台時,領導班子與公務員團隊不協調的表現可窺見公務員的問題浮現。「最近推出的限奶令,出台時寫得不夠清晰 , 令前線關員誤會連米糊也不可以帶。梁振英其後表示會汲取教訓,但他的回應引來海關不滿,前線關員有感梁卸責。最後要高永文出來解畫。」王永平表示這事件完全反映內部缺乏討論,引起行政混亂。

前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感覺上多了人離開政務職系。我最近參加一個酒會時,發現不少商會的秘書長都是以前的AO……」

若政策出現問題,有份參與政策的公務員便會首當其衝,成為市民抱怨的對象,壓力頗大。曾服務政府多年的王永平毫不諱言:「感覺上多了人離開政務職系。我最近參加一個酒會時, 發現不少商會的秘書長都是以前的AO,例如香港工業總會秘書處總裁〔蘇家碧女士〕 中華廠商會行政總裁〔黃靜文女士〕以前都曾在政府工作的,他們還未到退休年齡便離開政府。客觀來說,這也是一個指標。」

根據離職公務員就業申請諮詢委員會2012年的報告書,大部分的辭職公務員都會轉為大學講師,又或是於半政府機構工作。公務員事務局以書面回應公務員離職的問題時指於過去三年,公務員離職人數每年平均約5800人( 佔公務員實際員額約3.7%),按年變動不大。流失的主要原因為退休〔佔整體流失人數80% 或公務員實際員額3%〕,其他原因包括辭職、合約期滿等。

良才錯配
公務員人數約佔全港勞動人口的4.7%。於2000年,公務員隊伍規模在政府推行多項措施後縮減,有關措施包括提升效率措施、全面及針對性自願退休計劃。直至2007年3 月、為期共6年的全面暫停公開招聘公務員措施才被撤消。自2006至2007年度起,公務員編制每年均輕微增加約1%。2013至2014年度的開支預算草案,預期公務員編制會增加1%, 即1708個職位。如2013至2014年度的開支預算草案獲立法會通過,預期截至2014年3月底,公務員編制估計有171422個職位。

任職公務員30 多年的香港康樂事務職員總工會主席張兆榮表示以往公務員制度選賢任能,所有的公務員均是精挑細選, 受訓後於其崗位能好好發揮。但回歸後,資源錯配嚴重,他表示:「以康文署為例,管理樹木的人竟被安排去做節目。」不少公務員都感懷才不遇,這也是令公僕萌生「去意」的主要原因。他歸究於02年立法會通過的「新運作模式」, 將一些職系合併,造成管理失當。

余若薇:「例如食環署打擊小販的部門, 人數多得驚人。但一些渴求人手的部門如入境署或管理樹木的康文署則未有足夠公務員去應付。」

前首長級公務員離職就業檢討委員會成員余若薇亦表示公務員的人手編配確實存在問題:「例如食環署打擊小販的部門,人數多得驚人。但一些渴求人手的部門如入境署或管理樹木的康文署則未有足夠公務員去應付。」她認為政府需要正視架構的問題。

余若薇余若薇認為延遲退休年齡未必能成功改善青黃不接的情況。她表示根本的解決方法是提升公務員的士氣,以挽留人才。

生鏽的鐵飯碗?
政府招聘公務員,主要分政務主任(AO)和行政主任(EO),前者是政策的制定者,起薪點也較高〔約4萬元〕,特首梁振英便是AO出身。而EO則是執行者,起薪點較低〔約2.5萬元〕。起薪點依然較一般新鮮人為高,以吸引人才,並配合高薪養廉的原則。最近首長級和高層薪金級別的公務員的薪酬上調2.55%,中層和低層薪金級別的公務員的薪酬上調3.92%。是次加薪的財政影響約為27億元。消息公布後, 有公務員不滿薪酬調整未追上通脹。對於公務員的薪酬,張兆榮認為一般市民高估了公務員的薪金和福利:「老實說,我雖然工作12個月,但我只有10.5個月的薪金。因為公務員沒有花紅,而且我們同樣要納稅。」

但王永平則認為政府現行的公務員薪酬調整制度已沿用多年,而且廣為大眾接受:「薪酬調整要按照私人公司的薪金, 當中75% 是大企業, 只有25% 是中小企。所以公務員的薪金比一般外面同類型工種為高,而且花紅也已被納入計算。」余若薇同意政府有一套有系統的機制去調整公務員的薪酬:「始終是納稅人的金錢。」

關於公務員的福利,余若薇認為政府需要留意退休公務員生活的問題。「我有不少朋友當公務員的時候未有置業。退休後,香港樓價飆升。他們未能承擔高昂的樓價,唯有搬回中山居住。」香港退休公務員會有限公司主席陳文超亦表示看到不少相同的情況,「尤其是10多、20年前退休的一班公務員,他們的長俸已追不上通貨澎脹。」

活到老,做到老
根據政府的數字,屬40-49歲的年齡組別的公務員自1999年至2000年度起,成為人數最多的一組。現時約有94%的公務員退休年齡為60歲。預計未來十年內每年會有5600-7000公務員退休〔大約佔現時公務員人數的4%〕,青黃不接的情況隨時發生。甚至,有公會代表於立法會上表示2007年前的凍結人手政策,已令公務員團隊出現嚴重斷層。政府自2007年4月恢復公開招聘公務員,亦曾邀請某些退休公務員於退休後廷續任期一至兩年。為了應付人手編制的問題,延長退休年齡成為公務員事務局最近關注的一環,此議題亦於社會上引起討論。在回應港報的查詢時,公務員事務局表示延長退休年齡議題相當複雜,當中涉及一系列政策、運作和其他相關事項〔包括人力策劃、公共財政、現職人員的晉升機會、求職者的就業等〕,必須小心考慮。事務局正聯同決策局及部門進行研究,檢視公務員未來的人力和退休情況,並應因公務員制度的獨特情況和特性,就延長公務員的服務年期,探討可行方案:「我們的目標是在今年第一季完成研究及內部討論,之後我們會就建議的方向諮詢公務員的意見,繼而考慮下一步路向。」

王永平:「公務員一向比較穩定,一般不會因為工作表現不夠好而被辭退。如果推行廷遲退休計劃,我建議政府有權應因工作表現,而決定是否讓有興趣續任的公務員延遲退休。」

就著延遲退休年齡,王永平表示贊成:「一來能幫助人事順利交替。二來能配合香港人口老化問題,政府能起帶頭作用,令社會上其他的機構參考,保持香港的勞動力。」另外,他亦提出了一個頗具爭議性的意念:「公務員一向比較穩定,一般不會因為工作表現不夠好而被辭退。如果推行廷遲退休計劃,我建議政府有權應因工作表現,而決定是否讓有興趣續任的公務員延遲退休。」

林煥光則認為讓公務員彈性選擇延遲退休年齡,是一個雙贏的做法。而陳文超表示延
長公務員的服務年期能節省公帑:「如果一個公務員生活到100歲,那麼若他在60歲
退休,政府需給他40年的長俸。但若延長至65歲才退休的話,政府便節省了5年的長俸支出。」張兆榮則擔心某些已年屆退休的公務員於體力上未必能應付工作:「既然政府主要希望買到這些僱員的經驗,何不考慮開設編制以外的職位?」他建議這批年長的公務員擔任顧問,以師徒制度把經驗傳授予資歷淺的公務員。

「不搞政治」的公務員
對於公務員未來的發展,王永平希望未來五年,政府可以實行公務員改革,例如考慮合併職系和減少職級。但歸根究底,王認為還是要視乎領導班子施政的表現:「若政府的民望偏低,有很多問題要應付的時候,她根本不會再提出什麼改革,因為害怕連公務員也上街。客觀來說,現屆政府官員的民望偏低。如果政治沒有突破,普選沒有突破的話,公務員團隊將難以招攬人才。」余若薇也持相同的意見:「政府的民望低, 令公務員成為市民的出氣袋。唯一的解決方法是有真普選,令香港有一個得民心的政府。」

王永平
王永平表示政治環境和公務員的制度均直接影響公務員的表現。

林煥光預測未來數年公務員團隊仍然能吸引年輕公務員入職,因為公務員的工作高度專業化,而且是一份有意義的工作。他表示未來的公務員會保持專業化,主要執行管理的職責,而手作式的工作多會外判。而且,由於科技日新月異,公務員的能力將會作多元化發展,終身培訓會是大勢所趨。

至於張兆榮則希望政黨會對公務員的表現持平一點,不要只針對公務員:「如果政黨是為了票源而刻意針對公務員。請他們不要忘記香港有十六萬公務員,如果以一家三口來計,那裡會有九十多萬市民。」

退休年齡成為近期公務員最關注的議題,公務員總工會帶頭提出將公務員退休年齡延長至65歲。跟大部分西方國家公務員盡早退休、享受福利的想法截然不同,香港公務員希望「活到老、做到老」。除了因為文化差距外,與新制度下的公務員缺乏長俸的制度亦不無關係。總而言之,政府要把各政策順利推出,有賴公務員團隊的努力。除
了營造良好政治氛圍,領導層於公務員人手編配和公帑的運用上需取得良好平衡,把納稅人的錢用得其所;否則若市民習慣將提供服務的公僕放於對立面,甚或公務員對
工作失去熱誠,只會增加政府施政的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