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島看城市:長洲街坊選舉對香港政壇的啟示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長洲早前舉行街坊代表選舉,出現新生代挑戰傳統力量的戲碼。港報深入探討,從旅遊小島未來爭奪戰,細看現今政壇世代之爭。


 

踏足長洲碼頭,除了因為暈船浪而感到搖晃外,就是一陣莫名的觸景生懷。印象中,長洲只是給遊客旅行、不食人間煙火的偏遠小島,亦是兒時家人會帶筆者遊玩的地方。事實上,碼頭上走過的,盡是日暮過後,短時間都不會再涉足這離島的遊客。然而鲜為旅人過客所知,長洲其實剛剛經歷一場激烈選舉,亦為香港政壇預演一場未來的爭奪戰。

勇於挑戰

一月二十五日,長洲舉行了首屆列入選舉委員會法定監管範圍的離島街坊代表選舉。當中由傳統街坊代表組成的社群聯盟,31名候選人全數當選,而大部份成員都是初次參選的「改革派」長洲動力30(下稱動力30),當中則只有6位當選。總計長洲6,658名合資格選民中,有3,637名參與投票,投票率達54.63%。

「以往都是同一班人『玩曬』,希望今屆有不同背景的人當選,互相制衡。」

長洲和坪洲歷史悠久的街坊代表選舉本屆首次被納入選舉委員會法定監管範圍。有關條例於去年三月在立法會通過修訂,將《村代表選舉條例》易名為《鄉郊代表選舉條例》,而新訂的「鄉郊代表」則涵蓋村代表和街坊代表。新的選舉安排固然讓當地人耳目一新,但筆者連日來到長洲採訪,發現令到長洲選舉氣氛漸趨熱鬧的,是今屆初次參選、挑戰舊有勢力的新團隊。

在長洲土生土長,現於當地經營咖啡室的蔡先生於選舉前夕告訴記者:「歷來的街坊選舉根本選擇不多,三十九席的街坊代表,印象中只有四十多人競逐。」四年一度的長洲街坊代表選舉,以全票制選出,每名合資格選民一票選39人。翻查網上資料,2010年有46位候選人。而根據長洲(北)區議員及社群聯盟成員李桂珍憶述,2007年更只有大約41位。今屆選舉合共有70位,包括包攬席位多年的31位社群聯盟候選人,以及新組織長洲動力30(下稱動力30)的30名候選人。蔡先生表示樂見有不同團隊參與競逐:「以往都是同一班人『玩曬』,希望今屆有不同背景的人當選,互相制衡。」

大權在握

街坊代表當選後,將從中互選產生長洲鄉事委員會(簡稱鄉委會)及執行委員會(簡稱執委會)。據官方資料顯示,社群聯盟今屆街坊選舉31位候選人中,有24人於2011年街坊代表選舉參選並且全數當選,更於17名鄉委會成員中佔12位。再翻查上一屆2007年的鄉委會,其中11位亦於今屆以社群聯盟名義參選。而主席多年來都由社群聯盟翁志明擔任。

「我們尚算年青人的一份子,都希望能夠站在年青人的角度為他們爭取多點權益。」

民政事務總署網站上,解釋街坊代表主要職責是「代表居民就所屬墟鎮(即長洲、 坪洲)的事務反映意見」,但其實職權可以更大。除了帶領地區事務以及代表鄉民對港府表達政策意見之外,執委會互選產生的主席亦自動成為離島區議會當然區議員。在此之上,鄉郊總共27個鄉委會,其主席及副主席均代表地區,共同組成鄉議局。

新人事新作風

選舉前,我們曾經訪問雙方主要成員,探討這場嶄新的選舉鬥爭。從對話中發現雙方於多項議題上提出的問題相近,但兩個世代的團隊在解決問題的態度上卻大相逕庭,而當中更牽涉兩代資源分配不均。

初次組隊的長洲動力30顧名思義由30名候選人組成,當中只有三名曾參與上屆,亦即2010年度街坊代表選舉。而初次參選的候選人中,年紀最輕只有二十來歲。組成長洲30動力的鄺官穩「鄺生」,亦身兼離島(長洲南)的區議員。身為經民聯成員的他,兩屆前開始參選區議會,於2007年度敗給由1991年已擔任長洲區議員的鄺國威。到2011年,鄺國威不再參選,鄺官穩以高票贏得席位。

「問題已經存在多年,此時不改,更待何時?」

鄺生組成動力30,最主要是希望將不同的力量帶回地區工作裡:「始終現今執委會或者鄉事會會員絕大部分都係『前輩』。綜觀現時很多政治議題或地區工作都似乎忽略了年青人,而且資源編配都過分著重某部份人。我們尚算年青人的一份子,都希望能夠站在年青人的角度為他們爭取多點權益。」

世代之爭

他舉長洲的海濱亭為例:「不論破地獄還是唱聖詩,更甚者放置在此的棺材,致使居民日常出入時感到不安,確實做成很大滋擾。」海濱亭原本是沿海空地,於七十年代起被居民挪用為舉殯場地。後來長洲不斷填海,空地周圍越來越多居民居住,但海濱亭至今仍然用作舉殯用途。鄺生不免有點激動:「問題已經存在多年,此時不改,更待何時?」

與對手處事態度迥異,被問及是否世代之間的想法有矛盾,鄺生回應:「或者大家重視的事情不同,我們會認為很多事情需要改善、爭取,但他們可能覺得多年來也是如此,居民都已經習慣了,無需要改變。」他亦補充到:「我不敢說他們所有人也這樣想,但至少給予一班年青人的感覺是這樣。」

「但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以為可以一飛沖天。」

而社群聯盟一方亦有長洲區議員坐鎮。人稱「珍姐」的李桂珍現時為民建聯成員,於1991年首次當選區議員,1994年重新劃區後敗給鄺國威,改任區域市政局議員,但至1999年開始與鄺國威各據長洲南北兩席位,連續多屆自動當選。

『一飛沖天』

經驗老到的珍姐於選舉前對對手有如此評價:「我們跟他們都是做街坊事務,但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以為可以一飛沖天。」她提到雙方在處理長洲渡輪的問題上有很大的分歧。

長洲至香港航線由新渡輪於2000年初接手獨家營運多年,但隨著居民、遊客和出入的市民逐年增長,一直沒有增加航班,使居民來回市區極不方便。動力30班底於選舉前提出由鄉事委員會於社區內集資買船,與當地居民以社會企業形式營運航線,以便為居民做出相對改善。

珍姐多次以『一飛沖天』一詞形容此想法,表示:「鄉事委員會根本無法做到(經營社企)。(鄉事委員會)的確可以發起集資,但現在由大型的船務公司處理,仍然問題不斷,遑論經驗不足的社企;事實上(航運事業)很多細節要留意。說它(新渡輪)不善經營,但又不盡如此。(動力30)提出集資經營有沒有考慮過後果?辦得到又是否對居民有利?但他未做到就拿出來作為議題我會形容為一飛沖天。」

「我們要挑戰自己的理念是否正確,能不能贏得選民的認受性。」

她認為現時最有效的方法,始終是跟船務公司談判:「當然有人做得到就好,會推動社會進步,但我認為不太可行,我認為需要跟現時船務公司傾談。」

還看選民

但對鄺生和他的團隊來說,談判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很多問題都已經談過了,跟運房局局長亦反映過,建議亦多次交給不同單位,但他不願改善我們亦拿他們沒辦法。」而他的團隊似乎亦並非如珍姐說的「一飛沖天」,有數據支持。「長洲多年來遊客、市民和居民不斷增長,每四年多一百萬人次出入,但渡輪航班都無因應而增加。如果能以居民的出發點營運社企, 跟居民一起監察,相信起碼能從居民角度解決問題。而這條航班每一年差不多有一千萬人次收入,已經是數以億計的錢。既然有這樣的條件,居民是否應該可以拿回主動權呢?」

「在代議政制之下,提供這個議題,選民一定是認同才化為選票,讓我們勝出這場選戰,給予我們一定的認受性。」雖然受到對手質疑,但鄺生依然深信選民能作判斷:「我們要挑戰自己的理念是否正確,能不能贏得選民的認受性。」

民生為重

長洲地區選舉戰情激烈,另一邊廂市區內政治氣氛亦越趨濃厚,但兩名區議員均異口同聲表示雙方之爭絕非源於政治理念。雖然珍姐從屬民建聯,佔中期間亦曾響應周融組織反佔中簽名運動,但她表示重點仍然在於地區工作:「市區一定會影響到,但始終地區都是看你的工作有沒有效,而非政治取向。長洲島上不是親戚就是朋友了,氣氛相對會輕鬆點。」

「 我們其實黃絲帶又有、藍絲帶又有,但大家都撇除政治立場,專注解決地區問題。」

另一方面,縱使經民聯屬於建制派,鄺生亦不能代表動力30整個團隊:「 我們其實黃絲帶又有、藍絲帶又有,但大家都撇除政治立場,專注解決地區問題。」

重奪未來

無獨有偶,長洲選舉保守派與改革派之爭於近日整個社會甚至世界各地亦有相近的範例。由香港學生主導的雨傘運動,延伸至有年輕人有志參加來屆區議會選舉挑戰各區建制派。台灣有太陽花運動,由年輕市民激烈佔領立法院。而最近九合一選舉更一夜變天,台北市長選戰由手段深得年輕一輩尊重的獨立候選人「柯P」柯文哲擊敗國民黨連戰之子連勝文 。在醜聞纏身前,太陽花領袖陳為廷亦曾宣布參選立委,一度氣勢如虹。西班牙政壇中,年輕人主導的新政黨Podemos崛起,成為國家第四大的政黨。希臘反緊縮左翼激進派候選人於總理選舉勝出,成為國家150年內最年輕首長。

在長洲出現的裂痕顯然並非政治取態的問題,亦不是制度不公的结果。反之,這現象呈現了嬰兒潮一代後,兩代更替緩慢而不協調。下一代成熟了,上一代拿著權力和資源,卻未有退下來。此時,保守派希望循序漸進固然理所當然,但新世代眼見前輩在位多年,希望接手出擊亦無可厚非。在舒適而親切的小島上出現年青的改革派冒起,反映的,是對社區領袖一成不變的保守風格不滿,希望用自己的創意和魄力,為社區帶來新景象。

值得借鏡

長洲小島的地區選舉,可謂廣大政壇的縮影。上一代不退下來,新一代亦不再安於墨守成規,反之追求改革現況。雖然箇中原因各異,勝負亦非必然,但似乎這種現象於今天世界各地政壇逐漸抬頭。香港無論廣大社會,或政壇各派內,甚至地區議會,亦一樣有相似情況。

顯然建制派借民主派內部出現裂痕前車可鑒,亦深明年輕一代崛起不容忽視。

雨傘運動期間,運動的支持者並不安於跟隨保守泛民主派的抗爭,雙學取代佔中三子和泛民議員,成為爭取民主的精神領袖。到雨傘運動後,亦有年輕支持者組成『我們是未來』,更點名挑戰建制派,準備參選區議會。而主要由年輕律師組成的法政匯思,亦漸受矚目。

事實上,近年泛民支持者對民主黨等保守泛民議員的批評聲音此起彼落。去年12月,民主黨舉行新一屆主席及副主席選舉,亦出現區諾軒及吳永輝等少壯派分別挑戰出選。當劉慧卿成功連任時,雨傘運動支持者亦廣泛批評民主黨不思進取。後來曾經長期擔任民主黨秘書長的張賢登,與被視為其徒弟的年輕區議員鄺俊宇,一同辭去民主黨中央委員職位,有指是源於不滿黨內元老垂簾聽政,不願交棒。

民建聯最近準備選出來屆黨主席,在位八年的譚耀宗亦放風表示引退,力捧39歲的李慧琼接班。顯然建制派借民主派內部出現裂痕前車可鑒,亦深明年輕一代崛起不容忽視。

得失成敗

縱然長江後浪不容忽視,動力30最後只能入選39席中的6席,社群聯盟全票當選,仍然手握地區大權。

最大原因就是團隊人士對居民而言比較新,於地區工作時間比較短,未能得到選民的認同。

慘遭滑鐵盧,鄺生認為最失望在於投票率只有五成,他解釋到:「我們原本預計會超過六成,但結果令人失望;很多居民反映截止投票時間訂於八點,星期日要上班的人根本無法投票。」他亦坦言,最大原因就是團隊人士對居民而言比較新,於地區工作時間比較短,未能得到選民的認同。

珍姐認為,要整個團體可以勝出需要技巧:「我們跟他們老實解釋,投票前給予他們一張模擬選票,到時可以根據上面內容到投票站劃票。」但最重要始終是靠一直以來的地區工作,令居民認識。珍姐分享到:「總之就是要親切,在區內經常工作,一起生活、活動、娛樂。」

對於挑戰來屆區議會的後起之秀,動力30的經驗絕對值得借鏡。要爭取到席位,始終需要有一定的動員能力。這種能力必定是從長年累月的地區工作而來,再好的理念或政治取向亦無法取代。當然珍姐口中的技巧,以及鄺生團隊無法掌握投票率,以致錯判形勢,亦值得候選人參考。

「就好像我們積累長期的做法,得到居民認同,可以繼續努力去做。」

雖然挑戰失敗,鄺生認為對於動力30,這的確是一個開始:「其實都有好好的經驗,亦有不錯的成績。一些比較新的候選人,亦有部份選民接受,票數其實不俗,為日後參加地區工作增加信心。」 而珍姐亦認為後生仔的參與帶來動力,他寄語對手:「後生仔都要經歷考驗、訓練韌力。就好像我們積累長期的做法,得到居民認同,可以繼續努力去做。」

屢敗屢戰

選舉後再次致電蔡先生,問他對结果會否感到失望,他表示:「有一點吧!但也在意料之內,始終社群聯盟動員能力太強大了,唯有等四年後再投過。」這就是民主的精髓。儘管结果讓某撮人氣餒,但年輕人依然能寄望下次選舉扭轉局勢。

「無,結果都會差不多。」

而著眼現在,蔡先生對於來屆街坊代表,以至鄉委會又有什麼期望?

他苦笑抛下一句:「無,結果都會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