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由你:政改將靠勒索通過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政改爭議接近表決,政府對通過方案竟然仍存有希望。難道他們手裏還有皇牌?


抛磚…

首先有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及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試圖打破政改僵局,提出「白票守尾門」方案。他提議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選民可選擇「以上皆不」 (None of the above),即是向選票上不受歡迎的候選人說「不」的權利。他提出的變相否決權被政治光譜上的各方批評得體無完膚 ,最後無疾而終。

最近公民黨議員湯家驊(公民黨地區直選議員)看來並沒有和陳教授有協調過下再作嘗試。湯提出以北京同意取消2020年立法會選舉功能界別議席,以換取支持2017年普選方案。他表示若然政府作出相應承諾,願意代為遊說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支持政改法案。但與陳弘毅教授的倡議一樣,湯家驊議員提出的妥協方案似乎被視為只是一廂情願。北京和香港的既得利益者同意在2020年立法會實施全面普選的機會近乎零。

…引石

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表示,要求北京作出取消功能組別議席的承諾很困難。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亦批評想法不切實際。當被問及這個想法,一名有影響力且代表重要的商業功能組別的立法會議員直指「不可能」。對於湯家驊的建議,泛民主派一直反應冷淡,堅持認為北京應該收回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於8月31日為2017年普選訂下的框架,或所謂的「831決定」。

行政長官梁振英於星期一表示,今屆政府無法在2020年立法會的選舉安排上給予任何承諾。他說,香港人只可以從831決定與原地踏步之間進行選擇,意味著現在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制度不會有任何改變。

梁振英面對泛民主派議員誓言否決夏天決議的政改方案,正試圖打破任何對北京將扭轉831決定的希望。他也沒有透露任何線索表示中央會在未來的幾個月,對民主派普選要求做出任何實質性的讓步,以尋求他們對選舉法案的支持。

第二輪咨詢已經開始接近一個月,依然沒有跡象顯示2017年普選法案可能獲得足夠的票數通過立法。

提名委員會?更多入閘人士? 不用了

特首團隊中一名消息人士透露,對於他們於兩方面可以提出的任何可能性,泛民主派都表現出不感興趣。這兩方面分別是1,200人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和正式參選前的門檻。

消息人士表示,政府原本準備接受更改提名委員會的組成,例如減少目前擁有60票的漁農界別議席。官員亦真誠地相信低門檻入閘會給泛民主派一個真正的機會參加競選活動,以爭取公衆支持出閘。根據831決定,出閘人數已經訂為二至三位。

該消息人士亦稱,政府還會考慮於立法會提交法案時,清晰說明行政長官的選舉安排可以進一步按照基本法和全國人大的有關決定修改。這樣做可以有助減少泛民主派認為2017年普選是終極方案的恐懼,並説服他們仍將有足夠的空間進一步民主化制度。然而,泛民主派絕對有足夠的理由懷疑。所謂的「讓步」,事實上是在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決議內,已作有關規定。

雖然該人士亦承認讓步的餘地有限,但他表示政府仍然希望民意可以扭轉局勢。有官員稱,由中央政策組所做的民意調查顯示,超過50%的受訪者認爲,即使有篩選,立法會議員仍然應該通過政府提出的選舉方案。但根據南華早報在一月底委託機構進行的民調,907受訪者中有46%支持立法會否決政府建議; 41.7%希望他們通過。南華早報的調查與其他獨立民調結果相近。

分析人士認爲,即使民調有六成受訪者支持通過政府反案,泛民主派仍不太可能改變他們的立場。消息人士表示,政府將展開大規模的宣傳造勢,在後期爭取公眾支持。

政治自殺還是聲譽被殺

表面上看,政府的政改反感通過的機會不大。但私底下,特首團隊一些核心成員依然保持謹慎樂觀。政界一個廣為流傳的謠言是,內地當局已掌握對某些泛民主派議員不利的醜聞材料,將可令泛民議員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支持政改方案。故且不談陰謀論,令泛民主派議員(尤其是那些沒有黨派的)背離初衷的壓力似乎越來越大。

代表資訊科技界的立法會議員莫乃光,日前說出「若取消功能組別議席,將準備作出妥協」的言論後,迅速澄清,表明仍然會否決831決定。但他亦補充說,願意與中央政府對話。

湯家驊和莫乃光等溫和泛民所面對的政治難題,反映出最後一輪政改爭論的複雜性。雖然泛民主派陣營否決政府方案的決心表面穩固,但細微裂隙開始呈現。當形勢再發生變化,來自各方的壓力增加,這些裂隙亦可能會變成裂縫。 2月1日的民主遊行人數低於預期(預期:50000,實際遊行人數:13,000),反映支持民主市民在「後佔領」心態的變化。

據報導,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最近談到香港後佔領時代,曾說過「好戲在後頭」。他並沒有詳細說明意思。但來到政改的最後一幕,隨著表決日子臨近,局勢變化必將更富戲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