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走捷徑比拉布損害更大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議員拉布取得成功,政府無法控制立法會,種種跡象顯示政府正密謀方法繞過它。

情人節當天,行政長官梁振英和泛民主派立議員之間顯然沒有好感可言。

梁振英上週六面對媒體時諷刺泛民主派,表示在財政年度結束前拉布,阻止建立創新科技局,是反對派給香港的情人節禮物。特首重申會再次嘗試建局後,示意已經不能再忍耐拉布行為。他大力譴責立法會議員阻止政府內部管治和社會進步,並說 「我覺得香港人受夠了。」

受夠了﹗

梁特炮轟泛民濫用議事規則賦予的權力發動拉布,並呼籲市民理性分析立會現狀,想出解決辦法。

梁特已經不是第一次不顧反對聲明,借抨擊泛民拉布插手立會事務。梁班子早前提倡修改議事規則,以防止「少數」議員再次發動拉布。

有跡象顯示,拉布行動亦引起了中央關注。而當中則涉及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在政府管治日益困難下,立法機關的權力尤如芒刺在背。

曾鈺成:法治非單純依法而治

立會主席曾鈺成早前在數碼電台節目向本人透露,一位中央官員曾叫他「管好立法會」,面對泛民的不合作運動,「應剪則剪」。但他向該名官員道歉,表示自己只能按章辦事。他又說,規程只能在議員達成共識下才能進行修改。

無獨有偶,可靠消息顯示,北京當局曾嘗試從基本法著手應付立會拉布行為。根據他們的理解,基本法制定了一個由行政機關主導,而行政立法兩者互相制衡合作的架構。中央官員認為拉布削弱了兩者間的關係,他們批評政府未能在拉布成為新「常態」前及時應付。

一位內地消息人士認為,「這個現狀不能永無止境地延續下去。他們(指泛民)這樣是害了選民。」該名消息人士拒絕透露中央對此的打算。

基本法明文規定行政機關需向立法機關負責,而立法會享有的權力,包括審批政府支出以及決定議案通過與否。

行政主導 議會監察

北京領導層對所謂的「行政主導」有不安的跡象(基本法並未列明此體系,但得到北京普遍接受),是於2008年當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港時初次浮現。他在一次講話中說,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之間應該「相互理解,相互支持」。

習近平提出「三權合作」,事後收到多方抨擊,原因亦顯而易見。它引起了社會對香港司法機關的獨立性和民選議會制衡政府應持的權力的熱切討論。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是其中一名站出來堅持香港的制度是建基於「三權分立」之上的意見領袖。但內地官員仍引述鄧小平的話堅稱,香港不應該效仿西方國家採用三權分立制度。

縱使目前香港的政治體系是否真正達到「三權分立」聽起來是學術問題,有理由相信,中央和香港政府都正設法遏制立法會(甚至司法機關),以恢復他們認為行之有效的「行政主導」體制。

實際要執行這個想法,目前仍未能確認將如何在不通過修正基本法有關條例(暫時從未發生過),或是重新釋法(這當然已經做過好幾次)做到。暫時明確的是,政府在過去,並將在今後,在法律准許的範圍內盡量行使自己的管治權力。

就拿最近成立創新科技局的爭議為例,縱使以往曾多次拒絕調整財委會審批項目的議程,政府為了讓路給創科局,已經先後兩次抽走其他項目。政府更要求在情人節當天開額外會議,嘗試在財政年度的最後期限前通過撥款。

雖然為創科局開路失敗了,但梁特首與他的團隊所做的一切,並將會做的,並沒有懸念。正正就如前文提及到的匿名官員跟曾鈺成說的一樣,即按他們指示去做。

基本法之內 立法會之外

在行政與立法關係的背景下,這意味著政府將嘗試最大限度使用自己的權力達到目的。難怪外界預計未來成立創科局撥款,將不會按以往方式提交。官員們正在探索其他手段來保證撥款能順利並快速地通過。

一名熟悉航空業的學術界人士告訴我,政府官員及機場管理局也正想辦法繞過立法會的權力,批准開始價值數十億元的第三條跑道工程。據悉有專家們正在研究機場管理局條例會否有漏洞容許他們這樣做。

政府走捷徑比拉布損害更大

某程度上,「拉布」普遍都不受公眾歡迎。但這講法是排除了社會上某些人,都會因為懷疑創科局和新界東北新市鎮計劃等措施的優劣而支持「拉布」的。這些人就算不支持議會「拉布」,都仍然堅定認為權力是需要受到有效制衡。

他們最不願看見的,是政府不使用通過向民選代表問責的「正道」,反而為了快捷達到目的,不惜為政制系統帶來無比損害,利用捷徑進行管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