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過立法會系列:泛民拉布要負責?(上)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自殖民時代開始,香港一直奉行三權分立,靠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互相制衡。縱使同時實行「行政主導」,即行政部門才擁有提出法案的權力,立法機關依然受基本法授權監管公共開支以及監察政府工作。踏入2015年,政府於三個月內已經多次被指繞過立法會,破壞行政、立法關係,受各界廣泛批評。


 

繞過立會路線圖

行政部門初次有回避立法會的跡象,是二月初。為了趕及在農曆新年「死線」之前能通過創新及科技局的撥款申請,政府當局預料泛民拉布而抽起其他議程,以加快審議速度。最終創科局撥款申請在泛民拉布之下,就算加開特別會議,仍無法趕及在情人節死線前投票通過,胎死腹中。議員謝偉俊接受傳媒訪問時形容政府是「完全為了目的沒有底線」,並指政府並非不可以抽走正審議的項目,但政府如真的需要「不尋常」地抽走議程,應講清楚原因。

後來,梁振英三月二日宣佈,委任楊偉雄為行政長官創新及科技顧問和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並由楊偉雄擔任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主席,合共三項公職。楊偉雄透過行會公職支薪,屬於泛民主派的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認為政府變相任命臨時局長,委任過程不尋常。

至於被抽走的四項撥款議程,於本月中直接納入新一年預算案,毋須逐項審議,被泛民議員指責做法等同繞過財委會監察。縱然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堅持當局此舉「合法、合情、合理」,並重申政府以前亦曾有類似決定,但對上政府將交予財委會的撥款申請納入撥款條例草案是三十年前,被議員批評做法破壞行政、立法的關係。

而最近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聯同機管局行政總裁林天福舉行記者會,宣布行政會議同意由機管局自行融資建造機場第三條跑道,變相避開立法會審議。「三跑」建造昂貴,且仍有空域限制等多項問題未解決,外界普遍認為政府繞過立法會背後原因不尋常。

另外,有公民黨議員抗議政府將現行土地基金及部份財政盈餘,撥入「未來基金」投資高風險項目,認爲做法繞過立法會監察,批評政府是黑箱作業。

誰是誰非

無論是建制派或泛民主派議員,都不會否認政府多次繞過立法會,有損行政、立法關係,情況絕非理想。

公民黨議員梁家傑認為政府連續多次繞過立法會並非偶發的事件,而是結構性問題。他認爲事件證明行政機關想架空立法會,「政府現在暗渡陳倉,用方法繞過立法會將錢特別投入項目,明顯偏離一貫行政立法關係。」

梁家傑以「三跑」爭議為例,形容當局避過立法會自行融資理由「強詞奪理」。機管局現時方案包括暫停向政府派息十年(現時平均五十億一年);以及根據「用者自付」原則向離境人士收取機場建造費。梁家傑認為這些股息是「屬於公眾的」,每年等於「少了五十億公帑」,而且另外再強制收機場建造費180元(機管局暫定費用),其實是用公權力收錢, 應該以公帑看待。

雖然林天福願意根據西九現時形式接受立法會監察,但梁家傑認為立法會最有效的監察方法在於其決定撥款的功能,「如果將當局這個做法無限延伸,沒有什麼是政府做不到,而立法會監察功能亦大大削弱。」

新民黨議員田北辰出席一個論壇時,曾批評政府不向立法會申請撥款,轉由機管局自行融資,是不尊重立法會,將行政、立法關係「進一步推向谷底」。接受港報訪問時,田北晨批評三跑做法「合法合理但不合情」,是不尊重立法會 。對於「合法合理」,他解釋:「一個法定機構,如果要建造項目,沒理由派息後再叫股東注資的。」但顧及到股息本質有公帑成分,他則形容做法「不合情」,但亦無奈承認所謂「情」只是「尊重」,並非法律。他續道:「機管局絕對有權一路派息,然後到財委會要求撥款五百億;但它亦可以合法合理地用免息的方法去做。」

建制派:拉布才是始作俑者

田北晨雖然批評政府做法,但始終認為泛民在議會內不停拉布,責任較大。「因為他們什麼議案都選擇拉布,才會逼使政府這樣做。」他認為,多數香港人都認為有需要成立創科局,卻因為泛民拉布將整個計劃拖垮。他續指出,縱使政府繞過立法會委任楊偉雄,外界都沒有很大迴響就説明這點。「由於現時立法會拉布拉到『過曬火位』,政府這樣對待我們,我是不怪他的。」

經民聯梁美芬亦同意田北晨講法,認為雖然政府做法不妥當,但泛民濫用拉布仍然需要負最大責任,「殖民地時代還有很多制度給政府有很大的酌情權,只不過是靠自我約束而選擇不利用。但如果你首先去搞破壞, 二十多個反對派一起來做激進、破壞公眾利益的拉布,政府可能無辦法之下,要在制度底下利用新的手段,所以呼籲大家都恢復一個正常的做法。」

泛民主派:責怪拉布「本末倒置」

人民力量的陳偉業與梁家傑一致表示,責怪泛民議員拉布是「本末倒置」。陳偉業表示行政部門多年來所執行的政策與民意相違背,立法會一而再再而三表示反對都無效,才需要用各種方法突顯政府政策的不是。他認為政府不但不尊重民意,反而用各種方法令到立法的職責更無法發揮,後果就是對立面越來越強,「政府的民意認受性越弱態度則越強橫,雨傘運動的產生某程度上就是這個港共政權的強橫態度所引致的。」

梁家傑亦認為,政府接受監察是憲制上的責任,反問「如果立法會被政府架空,市民的保障又在哪呢?」他認為泛民阻止議案通過,理由就是政府將一些仍具爭議,但未有定論的議題強制推行。他舉例泛民拉布導致創科局暫時擱置,成功令到楊偉雄需要先表現自己才能於未來得到撥款。

無論泛民應否為拉布負上政治責任,兩派議員均認同政府「鑽空子」的做法令人擔憂。梁美芬認為行使行政酌情權,是有可能要附上政治代價的。「現在面對拉布,相信政府會被誘惑去研究行政機關有多少酌情權,或酌情權幾時可以用,但都需要付出代價。」

她續說:「就算政策決定了,政治上並不等於是完結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