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足球羅生門:林榮順死因成謎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林榮順是本港首位在國際盲人足球賽事入球的球員。在一次國際賽事受傷後,送院治理,三星期後於病榻中離世。主辦機構閃爍其詞,反應充滿疑點。沉冤何時得雪?


(English original by Michael Wong: Arc of Tragedy: A young blind football star’s life ends in mystery )

去年十二月十六至十七日,香港盲人體育總會〔下稱盲體會〕舉辦第一屆香港盲人〔五人制〕足球公開賽,地點在京士柏運動場。林榮順繼2011成為首位在國際盲人足球賽事入球的香港球員,在最後一場賽事中射入香港隊這次公開賽的唯一一球,也是他人生的最後一球。

林榮順在賽後,表示有頭暈嘔吐跡象,一個半小時後送到醫院。留院二十日,經過幾次手術,在一月六日凌晨去世,享年二十三歲。他生前為家中支柱,過身後母親和妹妹均無依無靠。其死因眾說紛紜,事件後續發展更是羅生門。

在球賽完場和救護車抵達醫院門口之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各人說法矛盾重重,難以考證。趙芷媛是林氏生前好友,引述當時的主診醫生黃秉康,指醫生表示林氏由於在當日腦部遭受「急性創傷」導致「血管出血」。協助林家處理林榮順身後事的社工林楚恩亦證明趙芷媛說法。本報曾嘗試聯絡黃秉康醫生,但伊利沙白醫院表示案件已呈上死因裁判庭,故不便提供更多資訊。

單是林榮順拖延一段時間才被送院,以及主辦機構事後諸多隱瞞的行為,就令其親朋好友不禁懷疑主辦機構就林氏傷勢是否採取適當的處理方式。

「我們很懷疑當時負責處理此事的人是否低估了事態的嚴重程度,以致延誤治療。」--林榮順關注小組召集人趙芷媛

疑點重重
林過世後,其生前好友及同袍成立了「林榮順關注小組」〔下稱關注小組〕。為尋求真相,與盲體會多次針鋒相對。關注小組召集人趙芷媛與林氏相識逾十載,他們同是心光盲人院暨學校校友,在林加入趙芷媛教會時成為摯交。她表示:「我們會一起談天說地,如人生和價值觀,我們因此非常了解彼此。」

????????????????????????????????????
趙芷媛在七一期間關注小組在灣仔的街站講述情況,呼籲途人加入聯署。前方的何先生派發簡介傳單。〔照片來源:林榮順關注小組〕

 

六月十日,盲體會發出新聞稿,提出主辦機構版本的說法:林榮順在決賽後表示「覺得有點頭痛」,於是守門員把他領到聖約翰救傷隊的急救站,該處人員在檢查過後指「並無異樣」。比賽過後,球隊展開賽後檢討過後,林再次表示感到不適,聖約翰救傷隊接著電召救護車送到醫院,並由球隊教練通知其家人。教練和一位盲體會職員在醫院在醫院待著,直到深夜林完成手術。

導致林榮順死亡那次「急性創傷」到底是甚麼事情,真相依然成謎。根據盲人足球規則,所有參賽者均部分或完全失明,為公平起見,全部球員需戴著眼罩作賽;教練、球證及守門員則具有正常視力。

親朋好友質疑

趙芷媛質疑盲體會的說法未必完全真實。自林榮順過世後,關注小組與林榮順六位同隊球員交談過,包括鄧子朗、徐文俊和李俊彥。他們向本報表示,林榮順當日曾嘔吐並流鼻血不止,而盲體會的聲明並未有提到這兩點。

盲體會的新聞稿指林榮順在賽後表現一切正常,但根據李俊彥對本報的說法,林榮順當時請示教練要求先去更衣,但教練回應「很快,先留下聽聽」,拖延近十分鐘。趙芷媛指林榮順可能因此被延誤治療:「我們很懷疑當時負責處理此事的人是否低估了事態的嚴重程度,以致延誤治療。」

根據當時在場的隊友憶述,林被送到醫院後,有其他教練要求他們不要向外人洩露任何消息。「當時一眾隊友就開始懷疑事態比想像中更嚴重,並開始跟林的親朋好友交換消息。」趙芷媛道,而她亦因此得知林榮順出事入院。

接下來的發展更加離奇。趙芷媛引述認識林本人的盲體會成員曾告訴她,有盲體會代表叫他們不要探望林榮順,聲稱林的家人不希望林在留院期間被任何人打擾云云。趙芷媛斥責盲體會代表說謊:「我問過林榮順的媽媽,她想不想林的朋友去探病?她說她當然想。」他們因而為盲體會截然相反的說法而感到詫異。

「盲體會完全在捏造事實。」--趙芷媛

而這並不是盲體會唯一一次流出錯誤消息。林離世後,鄧子朗、徐文俊、李俊彥以及另外兩位隊友前往盲體會總部領取他們的車馬費。根據他們複述,盲體會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陳梁悅明在當日試圖向他們辯解,指盲體會以就處理林榮順傷勢盡力。陳粱悅明又說她一度以為林榮順正漸漸康復,有短暫時間有清醒意識。

「我見過主診醫生,他告訴我們林榮順腦部血管出血,一直昏迷,直到死前一刻都無法跟任何人清醒溝通。」趙芷媛憶述道。「盲體會完全在捏造事實。」

再者,鄧子朗、徐文俊和李俊彥均向本報表示,陳梁悅明曾控訴醫院職員誤將餵食喉插入林榮順肺部,導致其窒息致死。趙芷媛直斥那屬無稽之談:「林榮順的主很醫生告訴我們,在報告裏面,並不存在醫療失職的紀錄。他也說過醫院職員在每晚準時十一點通過餵食喉向林榮順餵食,如果有任何失誤,也只會在那個時候發生,而不是半夜一點。〔林榮順辭世的時間〕」本報曾聯絡伊利沙白醫院,院方表示案件以呈上死因裁判庭,不便向黃秉康醫生求證。

約一個月後,該五名球員因對盲體會處理方法感到不滿,亦擔憂他們有機會重覆與林榮順相同的命運,都退出了盲體會的盲人足球隊。

Football Story - 3
林榮順生前是許多人的勵志模範。〔照片來源:林榮順關注小組〕

 

靈媒事件

最為荒謬的一天,恐怕是二月十日。以下是趙芷媛憶述當日發生的事情。

當日,盲體會經理譚偉昌及職員廖德建致電林母,請求入屋探望訪。盲體會代表事前經常不請自來,並帶來文件要求林母簽名。林母並不識字,故無法理解文件內容。

盲體會會方指兩名代表當日與蔡澄昕女士同時出現林氏家中純屬巧合。

趙芷媛在林過世後便經常上門探訪林氏一家,而當時亦在場:「我告訴【林太】,她不願意的話,大可以拒絕。但就在她掛線之後,他們幾乎是馬上敲門要求入屋。」趙芷媛憶述,林母終於開門讓他們入內,該兩名代表手上有兩份文件,並帶來自稱「視障玄學人士」的蔡澄昕。

蔡同為心光學校校友,自稱是林榮順生前友人,並說帶來了林的消息告訴林母。趙芷媛複述:「廖生介紹蔡小姐,說林榮順曾向蔡小姐表示他的死是由於一位護士失職。」

接著譚偉昌插嘴解釋說,蔡能通靈並可以招來林榮順的魂魄「上身」跟家人對話。蔡更聲稱林榮順當時「在場」,並即場詢問林母:「你想跟榮順說說話嗎?」

林母點頭,蔡便開始對空氣自言自語,喝下了她自己帶來的一瓶水,並把那瓶水灑到地上。「接著她雙手抱頭,歇斯底里地嚎哭,說她頭很痛,很辛苦。」趙憶述道。

廖德建第一個主動提問,問林榮順是怎麼死的。蔡澄昕當時已經被「上身」,說他在接受開顱手術之後,護士擺不正他的頭部,導致其死亡。廖德建再問林是怎麼受傷的,林「通過」靈媒解釋說他當時雙手在頭部後方,跌倒時無法用手護住頭部。

「林母當時情緒相當激動,被譚邀請提問時,她悲憤地質問為何兒子要如此早逝。」趙芷媛複述當時情況。「靈媒」回答說林榮順跌倒受傷是他自己的責任。

譚偉昌又請趙芷媛提問,趙要求靈媒背出他們教會小組的組訓:「靈媒反問:『教會的事情?』然後我問:『不然呢?』接著她就倒在桌子上不發一言,一分鐘後『醒來』。」

趙芷媛說林母自此之後大受影響,反覆問當日通過靈媒跟他們對話的是否真的是她的兒子。就算到了今天,她仍問趙,林是否在「另一邊」受苦。

盲體會未有作出公開反駁,只指兩名代表當日出現林氏家中,「適逢」蔡澄昕女士亦出現探望

連串離奇巧合

趙芷媛對靈媒事件的說法受各大傳媒廣泛報導,盲體會未有作出公開反駁,只指兩名代表當日出現林氏家中,「適逢」蔡澄昕女士亦出現探望,又指該名靈媒的所作所為並非由會方事先安排或指使。不過,會方亦特意澄清林母當日親自同意通靈,蔡澄昕事後亦透過盲體會為她在林家造成的不安致歉。

無從取得球賽錄像

為了得知十二月十七日的真相,林家多次要求盲體會交出當日的球賽錄像。香港失明人協進會社工林楚恩一直代表林家與盲體會交涉,均無功而還。

林楚恩表示,林家多次申請取得攝得林榮順受傷過程的錄影帶。盲體會曾兩度邀請林母到盲體會辦公室觀看最後一場賽事的部份錄像,林母開口要求把全套錄像帶回家細看,盲體會卻以錄像中有其他隊伍的球員為由,表示需取得其他盲人球隊同意才能交出錄像,並要求林母以白紙黑字申請。

林楚恩說她已經按盲體會要求,向該會項目經理譚偉昌分別在五月二十日和六月一日發出過兩封申請信。但在六月三日,盲體會在商業電台的廣播節目上接受訪問,表示從未收到過任何申請信。「他們撒謊說他們一封申請信也沒有收到過。」林楚恩說道。「直到在電台訪問進行時,節目主持陳志雲向盲體體會代表轉交我們其中一封申請信,他們逼不得已才收下。」

在六月三日電台訪問期間,節目主持陳志雲向陳梁悅明轉交申請信,陳梁悅明則在大氣電波中保證說,她會給予其他盲人體育會一星期時間批准申請。可是直到兩星期前,盲體會才回覆林楚恩的追訴電郵,指案件已進入民事程序,故會方不會公開任何錄像。

「他們撒謊說他們一封申請信也沒有收到過。」--香港失明人協進會社工林楚恩

終寢之地

林楚恩一直為現時以綜援維生的林家處理喪禮事宜,以及申請金錢援助。在林楚恩首次陪同林母前往盲體會辦公室時,會方為他們安排了一位仁濟緊急援助基金社工列席該次會面。「如果說他們有在安排喪禮事宜上出過一分力的話,那大概真的就只有那一回。」林楚恩說道。「不過就算沒有那次安排,我們也會自行申請援助基金。」那筆基金撥款墊付了辦喪費用的三份之一。

盲體會亦向林家提出為林榮順購買私家骨灰龕位,但因提供骨灰龕場屬無牌經營,觸犯香港法律,故暫時未有接受。

會方又自稱有為賽事購買保險,但林家至今未獲上述保險賠償。

「在我看來,那似乎是盲體會試圖逃避責任。」--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

「這是公義問題。」

今年七一遊行,關注小組發起聯署,尋求公眾支持向盲體會施壓,回應四大訴求:「一、為這次事件上的疏忽承擔責任,還林榮順及其家屬一個公道; 二、向林榮順家屬無條件提供2014年12月16及17日所有比賽之完整錄影副本;三、就一直以來對榮順家屬的一切不恰當行為作正式及公開道歉; 四、正式、公開向榮順家屬及廣大市民完整交代事件。」截至本報今其截稿日,關注小組以收集到超過八千三百個簽名。

七一當天,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從旁支持他們,呼籲遊行人士支持關注組。他早前接觸過趙芷媛和林楚恩,亦曾與林母交談。「靈媒事件只有為他們帶來驚嚇,更在傷口上灑鹽。」張超雄說道。「在我看來,那似乎是盲體會試圖逃避責任。相信任何得悉此事的人都會覺得這並不對,尤其是我曾接觸過他的家人。」

「我不理解為甚麼盲體會不願意公開真相,並採用如此的方法,因此我覺得我必須幫助他們。」他又說。「這是公義問題。」

????????????????????????????????????
張超雄在關注小組的街站呼籲公眾支持聯署。〔照片來源:林榮順關注小組〕

 

張超雄希望能運用他的身份,引起政府關注事件:「我與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馮程淑儀談過,她的回應相當正面,但她表示由於盲體會並非由民政事務局撥款資助,他們必須尋求其他溝通方法。」

民政事務局回應本報查詢,民政事務局未有直指事件不屬其管轄下,但意味呼之欲出。縱使林榮順當時是代表香港出賽,根據民政事務局解釋,不論是比賽場地或盲體會本身,均不屬康文署管轄;盲體會亦未有接受任何來自民政事務局或康文署的資助。局方發言人補充,民政事務局「為這次事件感到深切遺憾」,並希望盲體會可以「盡快為林的家人就這次事件提供清晰的解釋」。

據林楚恩所說,林母尚未從愛子早逝的陰影中走出來:「他是家中核心,一家大小都倚靠他。現在他走了,整個家庭就崩潰了。」

坎坷一生 自強不息

據林榮順生前友人所述,林性格樂觀積極,屢屢遇到逆境亦頑強闖過。林早年居於廣東,四歲時由於一次醫療失誤導致雙目失明。南來香港後,和母親胞妹一起遭生父拋棄,三人相依為命。即使命運多舛,林依舊不輕易言棄,成功獲本地名校聖保羅書院錄取,再努入考入城大社工系。「林的家人都寄望榮順可以帶領全家脫離貧窮。」林楚恩說道。「林的母親現在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曾向我透露過有自殺念頭。」

本報曾聯絡譚偉昌代表盲體會接受訪問,譚回覆說在會方在六月十日發出的聲明之外,沒有任何補充;又指林榮順之死「確是意外」,關注小組的指控「嚴重而不實」。他亦保證,「在警方完成調查及死因裁判庭得出結果後」,會方將再次回應事件。

「林的家人都寄望榮順可以帶領全家脫離貧窮。」--香港失明人協進會社工林楚恩

Football Story - 1
林榮順生前留影。〔照片來源: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