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冤未雪 林榮順摯友誓尋真相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首位代表香港在國際盲人足球賽事入球的球員林榮順不幸逝世已將近一年,其死因仍舊成謎。雪冤無期,親友心灰卻未心死。

(由記者Alex Fok 翻譯,原文請點擊此處


十一月十七日,當全港聚焦世界杯外圍賽中港大戰之際,林榮順關注組的成員於旺角大球場外派發單張,向途人解釋於不遠處曾發生在一位年青足球員身上的悲劇。

林榮順身前摰友兼關注組召集人趙芷媛於過去一年一直籌劃行動及聯絡不同團體,希望能讓事件真相大白。關注組曾要求香港盲人體育總會(下稱盲體會)交出榮順過身前的最後一場比賽的錄像以作憑弔,亦希望能從錄像中找出死因的線索。然而,芷媛及關注組始終未能如願以償。

DSC_8861
關注組於八月中已將籌集到的公眾連署交予民政事務局。(攝影:Michael Wong)

竭而不捨

在球場外,芷媛的聲音不斷透過擴音器響起,講述事發的經過。當被問及推動關注組的動力時,芷媛表示:「我們都是一班榮順身前的好友。我們都認為不能未討回公道就放棄,希望盡力做到幾多就幾多。」

延伸閱讀:盲人足球羅生門 林榮順死因成謎

當事件在今年六月曝光後,關注組一共收集到8,696人聯署要求民政事務局介入。雖然當局於八月十五日派代表接收請願信,但一直以盲體會不屬其管轄範圍內為由拒絕介入。

「尤其是盲體會,他們不論在自己的刊物內或對外的聲明中都曾表示會代為支付醫療費用及靈位費,但直到今時今日榮順家人仍然一毫子都未收過!」

芷媛說:「對盲體會及民政事務局都頗失望。尤其是盲體會,他們不論在自己的刊物內或對外的聲明中都曾表示會代為支付醫療費用及靈位費,但直到今時今日榮順家人仍然一毫子都未收過!」她又說,榮順家人仍未有龕位安放榮順的骨灰,只能每月支付數百元,將其暫放於長生店中。

民政事務局拒絕介入後,關注組轉而於九月初尋求立法會公共申訴辦事處的協助。出席會面的議員包括張超雄、梁家傑、姚思榮、馬逢國及張國柱。芷媛解釋:「現在主要由張超雄議員協助了大部份與民政事務局聯絡的工作,亦有其他幾位議員亦一直有提供支援。另一方面,我們亦數次直接約見民政事務局官員,但仍未見有成果。」

遲來的正義即為不義

一年前的十二月十七日,榮順在代表香港出戰由盲體會舉辦的五人制盲人足球公開賽後被送入院,並於一個月逝世。一位「靈媒」其後在盲體會的安排下接觸榮順家人,意圖說服家人其死因為醫療錯失。而真正的死因卻至今石沉大海,盲體會亦以需取得其他參賽隊伍同意為由拒絕公開比賽錄像。

不少有心市民都曾致以慰問,表示願意提供協助。我們希望能將他們的鼓勵話語收集起來,再轉交給林媽媽。」

IMG-20150908-WA0003
關注組早前曾到立法會公共申訴辦事處求助。(攝影:林榮順關注組提供)

在今年八月,關注組派代表到馬來西亞,向當地盲人體育會徵求同意公開錄像。關注組表示他們亦已取得其他盲人體育會的許可,但卻仍未能成功向盲體會施壓。

警方仍在就事件進行調查,調查結果將決定死因裁判法庭會否介入跟進。芷媛指:「在死因裁判法庭收到警方報告之前,我們不希望胡亂行動會影響法律程序。」

關注組正計劃在十二月十七日及一月六日(榮順的忌日)舉行抗議行動,打算向當局或盲體會表達不滿

她又嘆道,榮順家人仍然未能走出愛子辭世的陰影。時至今日,靈媒訴說榮順在陰間受苦的一幕仍在纏繞榮順母親。「不少有心市民都曾致以慰問,表示願意提供協助。我們希望能將他們的鼓勵話語收集起來,再轉交給林媽媽。」

關注組正計劃在十二月十七日及一月六日(榮順的忌日)舉行抗議行動,打算向當局或盲體會表達不滿。芷媛直言:「除此之外我們亦已無計可施了。其實過程中都頗令人感到氣餒,但我們都會繼續到底。」

關注組盡得公眾支持

縱然沉冤未雪,關注組的努力已獲得市民的同情及關注。

芷媛在球場外爭取支持時,一位名叫阿謙的年輕男子正協助她派發傳單。阿謙指他當時正欲前往球場,之前亦有在網上得悉事件,便毅然伸出援手協助芷媛。

DSC_0574
熱心球迷阿謙路經球場決定協助關注組出一分力。(攝影:Michael Wong)

阿謙說:「我希望能幫助榮順討回公道。在香港足球復興的同時,香港人亦應重視其他本地運動員。在指出這人誰屬之外,我們更應防範同類事件再次出現,確保殘障運動員能得到與「健全」運動員相同的保護。」

「我可能做到的並不多,但我會盡我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