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對分離:全港首場港獨辯論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IMG_5607

支持和反對港獨的一方,終於有機會為香港應否脫離中國這個議題同場交鋒。《港報》主辦了是次辯論,擔任辯論的主持,並報道整場辯論。

本文由記者Benny Kwok翻譯。原文《Succession vs. secession: Hong Kong’s first debate on leaving China》由記者Benny Kwok所寫,已於6月21日刊登。


昨日[即6月20日],支持和反對港獨的兩大政治陣營,於英基旗下的港島學校參與了香港史上首場關於香港前途自決和脫離中國的辯論。這場辯論由《港報》和港島學校聯合主辦,反方的辯論員有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及成員容海恩,正方有熱血公民成員鄭松泰及青年新政發言人黃俊傑。

辯論過程非常斯文,但講者不乏耳熟能詳的理據。

葉劉淑儀與容海恩:堅決反對

葉劉淑儀在開首便表明立場:「這場辯論應該是圍繞中國如何繼承香港主權,而不是香港主權脫離中國。」

葉劉淑儀及後表示,難以定義香港的文化身份,而她認定香港的文化基礎來自中國。

「香港以往成功起飛,歸功於傳統中國文化和奠定香港制度的西方價值觀的融合,很難說香港有自己的文化。」她稱:「血緣上,香港人無法與其他中國人分開,稱自己為香港族。」

葉劉淑儀:「很難跟別人說香港有文化。」

曾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亦舉例,指出港獨將增加國家安全風險。她質問:「一旦香港變成獨立國家,如何防禦外國勢力的干預?實際上,要港獨,便要建軍,亦要加稅。」

新民黨新星容海恩指出港獨或損害香港的經濟利益。她說:「香港是貿易和金融中心,政治上脫離中國將嚴重影響香港的經濟。」

葉劉淑儀提及港獨所遇到的政治難關。她說:「無論你如何定義『香港族』或『香港人』,當你把議案提交至聯合國,就必定被〔身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的中國〕否決。」

容海恩補充葉劉淑儀的觀點,指出在國際法的框架下,香港很難單方面宣布獨立。

鄭松泰與黃俊傑:中國「再殖民」香港

鄭松泰解釋為何支持港獨前,首先提到自己如何對中國的發展失去盼望。他稱自己一度期望中國在文化、政治和經濟上邁向自由,但他在北京大學花了數年時間修讀了博士後,心態上完全改變過來。他稱:「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鄭松泰:「我們呼籲香港主權脫離中國,而不是中國繼承香港的主權,原因是我們已經假設了香港現正被中國共產黨『再殖民』。這是個很直接和有理據的假設,我相信在座的都會感到是現實。這個現實主宰了我們的日常生活、法治、自治狀態、語言、文化以至身份。」

鄭松泰不忘借機宣傳由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和香港復興會所組成的選舉聯盟中,所提出的「全民制憲,重新立約」政綱,即是提倡修改《基本法》。

鄭松泰:「我們呼籲香港主權脫離中國,而不是中國繼承香港的主權,原因是我們已經假設了香港現正被中國共產黨『再殖民』。」

鄭松泰提及這部屬於香港的小憲法時說:「《基本法》不是由香港人制定……香港人當年無從參與。要保護香港人自己的文化和語言,便要保護我們主宰自己身份的權利,也就是修改《基本法》。

鄭松泰的辯論隊員、青年新政的黃俊傑甚至形容,香港人當年無從參與起草《中英聯合聲明》,故此是「沒有合法性」。可是,鄭黃二人沒有提及如何令北京當局接受修改《基本法》這個行動。

鄭松泰指出香港所面對的挑戰,也包括中國的信貸問題和潛在的經濟崩潰。他說:「港獨就是對香港人來說較佳的風險管理。」

香港也會在2047年到期嗎?

關於2047年後的香港,正反雙方也持不同意見。鄭松泰稱2047年後的香港土地租約是問題,強調這是必須修補的《基本法》漏洞。他特別指出《基本法》第5條,即香港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說法,便是一大漏洞。

葉劉淑儀認為不需要擔心,並相信土地租借權期限方面可獲延續。她說:中國領袖鄧小平曾說過,只要『一國兩制』運作順利,香港的地位便可保持不變。」

雙方在這次辯論的發言沒有新意,但畢竟給予了雙方有機會同台展示各自對香港前途的理據。香港各方如果希望在前途問題上有共識,便要製造更多同台辯論的機會。